政协委员:此次国防军事改革是革命性体系重塑

原标题:刘建委员:国防军事改革不只动“棋子” 还要调“棋盘”

中国青年网北京3月3日电(记者 张炎良) “去年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的召开,标志着新一轮的国防和军队改革正式按下了启动键,这次国防和军队改革不只是动‘棋子’,而且要调‘棋盘’。”2016全国两会前夕,全国政协委员、解放军装备学院原副院长刘建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专访,他围绕此次会议的内容和精神,分别从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性质、目的和基本任务,谈了他对此轮“军改”的认识和见解。

这是一场整体性、革命性变革

刘建介绍,这次改革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军队领导指挥体制变动最大的一次。相比历史上1975年的军队精简整编,以及1985年的“百万大裁军”,他认为2015年新一轮的改革,是“整体性、革命性的体系重塑”。

“1975年的军队精简整编,重点解决比例失调和部队臃肿问题。期间,小平同志形象地指出,我们军队‘就是三种状况:软、懒、散;五个字:肿、散、骄、奢、惰’。自此,以‘消肿’为突破口,军队又经过了几次精简整编,特别是1985的‘百万大裁军’,大幅撤并、压缩指挥机构,初步理顺了军队领导和管理体制。”刘建说。

他补充道:“与以往我军历次改革相比,这次新一轮的国防和军队改革是新中国成立以来军队领导指挥体制变动最大的一次,是一次结构性、革命性的体系重塑。这次国防和军队改革,就其本质而言,是按照未来战争制胜机理对军事力量结构的系统再造,是对机械化时代作战单元要素的辩证否定与重新组合,是对军队组织形态和上层建筑的刷新改写,达到理顺指挥机构,明确职责使命,三军统一号令,军民融为一体,推动力度之大、触及利益之深、影响范围之广前所未有。”

这次改革为了更好地履行我军的职能使命

据了解,这次改革将形成“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的格局。刘建解释:“具体而言,军委管总,是指坚持和发扬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优良传统,坚决贯彻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把军队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集中到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手中;战区主战,是指战区作为应对某一战略方向的主要机关,负责该方向的联合作战指挥,专司打仗之职;军种主建,是指各军种机关只负责部队建设,具体指挥作战职能全部统一到战区负责。”

习近平主席曾指出,军事改革要着眼于打造精锐作战力量,优化规模结构和部队编成,推动我军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这既是党的领袖、军队统帅对军队改革的科学论断和战略要求,也是全军官兵共同的奋斗目标。”刘建说。

他解释道,通过改革形成“军委—战区—部队”作战指挥体系,各军种都在战区的统一指挥下进行联合作战。“这与以往相比,指挥层级减少了,责任更明确了,编制也更加合理了,更加适应了信息化战争对军队快速灵活反应的要求。”

刘建指出,部队建设,关键是要做好军民融合这篇“大文章”,进一步强化改革创新、强化战略规划、强化法治保障,努力形成有沟通渠道,有发布信息窗口,有鉴定、规划、发展、采购之规,立项、招标、竞争之序,监督、审查、定型之法,有保障维修之责的良好局面。

“我希望并坚信这次国防和军队改革,一定能够解决制约国防和军队建设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进一步解放和发展战斗力,进一步解放和增强军队活力,建设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力量保证。”刘建说。


干30年不如买套房不是好兆头

实业兴国,炒房误国。干30年不如买套房,则对这个常规理念的异化,把它颠倒成“实业误国,炒房兴邦”。如此一来,几十年后,我们的未来又会怎么样呢?


葛剑雄微博放大了自己的尴尬

沈阳市用一条微博就宣布了说过的话立即可以不算,而葛老师那条微博不仅收不回说过的话,而且还放大了自己的尴尬。


中国体制的灵活性令人羡慕

我第一次打开中文课本是在1976年。我记得毛泽东逝世、粉碎“四人帮”、邓小平改革等。中国的政治演进不是线性的,而是呈波浪形,但总体上,个人的自由度提高了。


政治局常委提看齐意识有玄机

大局意识在最前面,是要求向中央看其;核心意识其次,是向中央的核心看齐。刘云山说“最根本的是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在这里,在本质上其实是向党中央和党中央的核心看齐。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