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官员:草原天路收费合规 省政府很支持

10日上午,张北草原天路服务中心,一名身穿“天路执法大队”字样服装的男子站在道路中间拦停路过车辆,告诉乘客需要按人头买票方可通过天路。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10日上午,张北草原天路服务中心,一名身穿“天路执法大队”字样服装的男子站在道路中间拦停路过车辆,告诉乘客需要按人头买票方可通过天路。新京报记者 吴江 摄
  调查:公路划界收旅游门票,你怎么看?

新京报讯 (记者郭超 吴为)对于张北县“草原天路”收费一事,河北省物价局首次向媒体表态,称河北省向张北县下放部分行政权限,张北县有权制定草原天路的门票价格。

张家口称省政府对收费很支持

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草原天路5月1日起开始收门票,昨天,张家口市有关部门负责人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对于草原天路收费,河北省和张家口市两级政府都很支持,态度也很明确。

根据《河北省风景名胜区条例》第35条规定:“风景名胜区门票价格由省人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会同财政、住房和城乡建设等有关部门制定。”那么,作为张家口市批准的市一级风景名胜区,张北草原天路的门票定价权为什么会在张北县呢?

昨天,河北省物价局经营收费管理处副处长刘志国向新京报记者表示,河北省价格部门实行的是定价目录管理的方式,河北省的定价目录是经过省政府审核批准, 并报国家发改委审定同意的。“依据河北省的定价目录管理,在旅游这一块,除了省里面管的景区外,其他的景区就授权设区市、直管县、扩权县等来制定。”刘志 国说,河北省下放了一部分行政权力到县一级政府,这样的县就是扩权县。张北是省的扩权县,有权制定草原天路风景名胜区的门票价格。同时,刘志国表示,要定 价就须经过成本审核、价格听证等规定的环节,而这些环节均可由有定价权的政府来主持召开。因此,他表示,张北县召开的草原天路价格听证会也不违规。

张北县承认收费存不规范问题

张北县物价局负责人昨天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也表示,河北省政府定价的公布目录里面没有这个(风景名胜区)科目,只有景区这个科目类似,所以张北县财政局 只能参照景区这个科目来进行。“同时这件事我们咨询过省物价局,主管领导说,‘风景名胜区就是景区’。所以我们就这样过渡过来了。”上述负责人在接受媒体 采访时说,此前张家口市政府已经批复了天路为市级风景名胜区。

新京报记者前日到草原天路实地探访时发现,一张50元的门票上写着“环境 资源维护费”,对此,张北县物价局负责人说,物价部门批复的是门票。“不知道他们是出于什么考虑,我们批复的就是叫门票。估计是刚开始收费可能还存在不规 范的问题。不合适的我们再整改完善。”张北县物价局局长王葆在接受“国际在线”采访时表示。

■ 解读

扩权县不是天路收费通行证

对于张北县是否有权给草原天路制定价格,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李国平表示,从目前我国的《公路法》以及《风景名胜区条例》等上位法来看,张北县根本无权给“草原天路”制定门票价格,即使张北县是河北省的扩权县,但所扩大的部分行政权限也不是无范围适用的。

根据河北省政府关于扩大部分县(市)管理权限的意见 冀政[2005]8号文件,张北县是河北省第一批扩大权限的县。文件中也明确说明,“对扩权县(市)赋予与设区市相同的部分经济和社会管理权限。”也就是说,张北县在部分行政事务上具有与张家口市相同的权限。

但根据我国《风景名胜区条例》以及《河北省风景名胜区条例》,张家口市也无权对风景名胜区制定价格。

李国平认为,张北县是比较早一批成为河北省扩权县的。扩权县其实是根据地方经济和城市化进程需求进行的一种探索,扩大县一级地方政府的部分行政权限。他 表示,扩权县享有的扩大权限也是有边界的,如定价权是部分下放的,不是说没有范围的随便适用。“不管是不是扩权县,就算是具有省一级行政权限的,也不能这 么做。”

李国平说,“草原天路”从建设之初,其性质就是一条通行公路,由地方财政出资建设,作用是为沿线的居民带来交通便利。“这条路 跟景区里的路还不一样,景区的路是先有景区,为了游客通行才有了路,而这条路则相反。”他说,如果是路,那只能是按照公路的性质依法收通行费,根据我国的 《公路法》,目前这种设卡收费行为实际就是在非法占用公路资源。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