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鲁木齐暴恐案:行凶目标不分民族不分老幼

亚心网讯(记者 何超) 5月23日,公园北街已经恢复平静,熙熙攘攘的人群,却没有了往日的喧嚣。烧烤店的伙计努尔·买买提在门前的树旁放上一束鲜花,“我想把这束花送给所有去世的人,失去他们,我就像失去自己的爷爷奶奶和亲人一样难过”。

如努尔·买买提所说,当暴徒驾车冲进人群的那一刻,一场无关乎民族和身份的暴恐袭击便展开,39死94伤,不分民族、不分老幼。

的哥送受伤老人去医院

惨剧发生前,熙熙攘攘的早市上,有各族群众在选购商品,他们以为这只是和往常一样安静平和的早晨,然而爆炸声打破了宁静,受伤的人中,有逛早市的老人、中年人还有年轻的商贩……

亲历者努尔·买买提说:“我看到受伤的人里各个民族都有,今天早晨我还听说一位维吾尔族阿姨,正在找当时帮助她的汉族出租车司机。”

努尔说的阿姨是62岁的沙热古丽·沙依提,目前在自治区中医医院骨科病房,刚刚接受手术的她,仍愤愤不平,她庆幸爆炸发生前,孙子已被送往学校,“(暴徒)为什么就见不得我们过好日子?”她愤怒地说。

5月22日当天,沙热古丽早早醒来,和孙子吃过早饭,送孙子去学校。

“我差点见不到孙子了。”沙热古丽哽咽着说,送完孙子,她在回家的路上,准备买红枣和牛奶,突然间人群四散开来,眼见两辆车疯狂地撞了过来,“我往路边跑的时候摔倒了,手骨折了。”沙热古丽爬起来忍痛前行,步伐越来越慢,紧接着,一连串的爆炸声传来。

因为疼痛和惊吓,她似乎忘记了奔跑。这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她旁边,见到沙热古丽手受伤,出租车上的汉族司机连忙呼喊,“阿姨,快上车!”反应过来的沙热古丽赶忙坐上出租车,司机将她送到医院。

“多亏了这位司机……”沙热古丽流着眼泪说,“我有低保,政府对我们照顾得很周到,现在的生活这么好,我实在想不通这些坏蛋怎么这么没有人性?他们为什么就见不得我们过上好日子?”

同样受伤的还有图尼萨·夏达伍提,躺在自治区中医医院的病床上,她右脚失去的3根脚趾,成为她终身无法释怀的印记。

虽然受伤,但图尼萨的心思全然不在自己身上,“我那怀有身孕的女儿被烧伤了,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

图尼萨的女儿热孜古丽·哈斯木脸部和双腿多处被烧伤,幸运的是,因为抢救及时,胎儿保住了。

热孜古丽的妹妹努尔伊莎说:“我们全家和周围的邻居都经常逛这个早市,早市上都是老人,那些人(暴徒)怎么下得了手?”

临时大家庭互相帮助

如果说图尼萨母女和沙热古丽的经历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王红(化名)便没有那么幸运了。

5月22日16时许,在公园北街,身着环卫工服装的王红身上已被雨水淋透,精神有些恍惚,每见到一个人,她就上前询问,“你见没见到我婆婆,她早上出来买菜就不见了”。

拖着疲软的身躯,王红扶墙站立,“我找了所有的医院,就是找不到啊!”王红哭了起来,周边的几名行人纷纷驻足,眼泪悄无声息地掉落下来,“不要放弃希望,赶快报警,让民警帮忙找找。”听到人群中的建议,王红说,“已经报警了,现在还没有消息。”

“他们(暴徒)惨无人道,我坚决拥护中央采取的措施。”躺在病床上,79岁的田聚丰老人流着眼泪说。当天早上,他正在早市买菜,被突如其来的爆炸震晕,醒过来时,已身处汽车底盘下方,一只鞋子也不见了踪影。最令他痛心的是,伤亡的都是平日里的街坊,“我在这里住了16年,街坊关系特别好,这次,好多老伙计都再见不到了……”

一位在现场营救了很多受伤群众的饺子馆老板说,受伤的人里,有戴着白帽子的回族老者,也有互相搀扶着的汉族老夫妻,还有维吾尔族妈妈带着女儿,大家躲在一起,静静等待救援,“我帮你擦额头的血,你帮我拨打家里的电话报平安,我们就像一个临时的大家庭,互相帮助,亲如一家。”他说。

暴行并没有让乌鲁木齐人放弃希望,反而让这里的人更加坚定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新疆是个好地方,他们(暴徒)不知道珍惜,但是我们不怕,我们都热爱新疆,他们吓不跑我们。”饺子馆老板说。

病房里各民族伤者都有

采访中,一位伤者家属说:“病房里各民族的伤者都有,这件事情不是针对哪一个民族的暴行,我们大家都在病房里说,一定要抓到暴徒,绳之以法!”

对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实施暴力的行为是对人权的粗暴践踏,是对法律的粗暴践踏,要对这些暴徒采取严厉手段打击。“暴徒行凶不分民族不分老幼,严重伤害了热爱和平安宁的各族群众的心。”这位伤者家属说。

两天来,记者在公园北街采访,时常会被这里浓浓的各民族之间的情谊感染。烧烤店的伙计努尔·买买提看到对面温州海鲜店的伙计正在卸货,他会主动上前帮忙。“事情发生后,我觉得我们的心贴得更近了。对暴恐分子最有力的回击,就是我们不示弱,我们更团结!”他说。

(原标题:丧失人性:行凶目标不分民族不分老幼)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