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或在十三五期间实施碳排放总量控制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9月19日在新闻发布会上提到,中国的确在研究“十三五”时期是否实施碳排放总量控制计划。一年多前,21世纪经济报道曾援引相关官员的类似提法。

解振华也透露,中国专家也在论证二氧化碳排放的峰值出现时间。尽管伴随着经济增长,碳排放总量会随着增加,但是如果采取了积极措施,可能会出现经济增长跟碳排放脱钩的情况。

中国准备要对能源的消费总量、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进行控制。“但是,现在我们正在论证,正在做方案,准备采取措施。”他说。

2015年巴黎气候会议将涉及2020年后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协议。今年9月23日,联合国气候变化领导人峰会将在纽约召开,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将以习近平主席特使身份率团与会。

据介绍,张高丽将介绍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我们所采取的政策、措施、行动,和取得的显著的成效,并表达对新的协议,中国的立场。其中会在相应的原则上宣布中国在峰值上的一些考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致电多名权威专家,他们均表示中国“十三五”可能实施碳排放总量控制的计划意义重大。原因是中国二氧化碳排放的高峰还需要十多年,可能在2030年前后。提前实施总量控制,可能会有压力。

厦门大学能源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强认为,“十三五”进行碳排放总量控制的确有可能。因为碳排放主力煤炭消费峰值有望更早到来。

“煤炭的需求现在已经在下降,煤炭峰值大概在下一个五年规划末到来,二氧化碳排放中煤炭占比最大,再把新的能源算进入,整个碳排放的总量是可以计算出来的。”他说。

中国煤炭研究网的数据显示,1-8月全国煤炭产量累计完成251810万吨,同比下降1.44%;销量累计完成239795万吨,同比减少3956万吨,下降1.62%。这是多年来首次出现煤炭产销下降。不过这是否意味煤炭消费的峰值到来,仍待观察。

“十三五”或实施碳排放总量控制

中国准备在“十三五”时期实施碳排放总量控制,其实早已出现了征兆。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吴新雄,在6月23日全国“十三五”能源规划工作会议上指出,要推行“一挂双控”措施,将能源消费与经济增长挂钩,对高耗能产业和过剩产业实行能源消费总量控制强约束,其他产业按先进能效标准实行强约束。

同时制定煤炭消费总量中长期控制目标,加快淘汰分散燃煤小锅炉,因地制宜稳步推进“煤改电”、“煤改气”替代改造。

国家能源局启动“十三五”规划重大目标和任务的重要研究内容,就包含了“十三五”及中长期能源和煤炭消费总量控制目标及对策措施项目。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指出,中国已经实施了能源总量控制,下一步实施碳排放总量控制,问题不大。

在能源总量控制方面,分解到各个省份有不同的指标,中国如果下一步在碳排放方面做得好的话,碳排放的峰值可以在2025年前来到。

“实施碳排放总量控制的话,产业结构要加快调整,工业要发展的话,也主要是能发展高端领域的了,北京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姜克隽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如果在“十三五”实施上述碳排放总量计划,将有望比目前的碳排放强度更进一步。

9月17日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国家应对气候变化规划(2014-2020年)的批复》(国函〔2014〕126号)规定,中国在2020年,实现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4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重达到15%左右、森林面积和蓄积量分别比2005年增加4000万公顷和13亿立方米的目标。

截止到2013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量这个强度指标,已经比2005年下降了28.56%。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的比重,2013年已经达到了9.8%,森林蓄积量已经提前完成13亿立方米的任务,达到了20亿立方米。

解振华指出,截止到2013年,减排的进展达到了预期的目标。

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速是7.4%, 单位GDP碳排放强度下降了5%,超出4%的目标。单位GDP能耗原来计划下降3.9%,实际下降4.2%,。1-9月份,单位GDP的能耗将下降4.2%,碳强度还会保持在下降5%左右的水平。

“今年的预期目标肯定能够实现。如果按照这么一个力度来实施节能减排的政策措施,‘十二五’的目标是能够实现的。”解振华说。

但是他也指出,对二氧化碳排放总量进行控制仍在论证,正在做方案,准备采取措施。“何时能够在中国开始采取这个措施,还要经过进一步的论证之后,才能出台这方面的一些政策、措施,才能够实施。”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高级顾问杨富强认为,即使中国在2025-2030年碳排放总量出现峰值,那么中国是十三五时期,即2016-2020年,如果实施碳排放总量控制也可以,“这只是设定一个数字,类似十二五能源消费总量控制,但是能源总量并未达到负值。”他说。

煤炭需求率先变为负值

中国如果“十三五”实施碳排放总量减少计划,则意味着中国可能被各国认为承担了更多责任。

此前,不少发达国家对中国作为世界第一碳排放大国的情况一直在说三道四,这些国家称“中国只有碳排放强度减排计划,没有总量调控”。

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认为,如果现在中国提出对碳排放进行总量控制,表明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对减排承担责任有诚意。“中国还只是发展中国家,但是表现出大国风范,这有利于2015年巴黎气候会议上各国达成2020年的碳排放削减协议。”

中国敢提出碳排放总量计划,是因为中国的碳排放总量峰值可能会提前到来。这个峰值,目前仍在研究之中,国务院高层有望在近期表述立场。

中国碳排放峰值提前到来的信号正在出现,即中国煤炭需求增速可能变成负数。

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王铮指出,中国碳排放峰值可能在2030年前后,由于我国煤炭排放占据碳排放的比重,因此煤炭消费总量达到峰值后,有助于碳排放总量提前达到峰值。

“中国在努力的情况下,可以提前实现煤炭总量的峰值,然后碳排放总量也会下降。”

中国煤炭研究网的数据显示,1-8月全国煤炭产、销累计完成251810万吨、239795万吨,分别同比下降1.44%、1.62%。这是多年来首次出现煤炭产销下降。目前煤炭燃烧碳排放占全国总碳排放比例为6成左右,煤炭产销下降,可能意味说煤炭消费峰值正在提前到来。

林伯强认为,在雾霾治理的前提下,现在节能减排会比较容易。今后要以更加市场化的方式促进减排,比如碳交易、排放权交易、碳税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获悉,十二五时期全国已经实施了能源总量控制措施,2015年能源总量是40亿吨标煤,用电量6.15万亿千瓦时。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在2013年印发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工作方案》,各个省已经获得了分解指标。其中山东分到 3.44亿吨标准煤,河北是2.76吨标准煤,广东是2.63亿吨标准煤。上述各省能源消费总量的考核已经在进行中。2013年的考核结果是,全国仅仅新疆因新上项目多、新增能耗大等原因为“未完成”等级。

解振华指出,如果采取了积极措施,可能会出现经济增长跟碳排放脱钩的情况。

能源安全不应当只是保证能源的供给,而且要提供绿色、低碳的能源。在这一点上,中国正在积极做这方面的工作。

在开发这些可再生能源的过程中,煤炭可能还会有一个合理的增长。“但是,我们要尽可能的减少它的总量,这是我们的一个基本政策,可能带来的环境问题,现在可能在开发的过程中要逐步加以解决。”

中国科学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王铮则提醒,煤炭消费总量减少时,中国能源消费总量未必下降,中国应该加快节能技术和节能管理的进步,这样使得能源消费总量和碳排放总量尽快下降。某些国家强调用能源标准来提升节能技术,中国也应该这么做。

因为经济增长和人民的生活需要一定的碳排放,为此要尽快非碳能源利用,其中沿海核电可以加快,光伏发电也可以加快。

 “煤炭实施总量控制时,一些煤炭产量、产业比重大的省份,比如山西、内蒙古等地可能要受到影响。这是因为,很多产业需要煤炭做原料。这个问题要考虑。”王铮说。

(原标题:“十三五”或实施碳排放总量控制 煤炭行业受冲击)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