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令计划式利益集团几乎没有办不成的事

12月22日,中纪委公布令计划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的消息。此前的6月19日,中纪委公布其兄令政策被调查时用的也是同样措辞。据悉,“令氏家族”已有多人因腐败问题接受调查。这种以血缘和家族关系建立起来的利益集团,官商两道通吃、相互充当保护伞,联手攫取权力和利益的现象,在当下的中国决不是个案,应引起高度警惕。

靠血缘和家族关系结成联盟,是“家天下”的缩版,在他们眼里只有联手豪取权力和利益,奉行的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不可能有对党纪国法的敬畏。这种利益集团是典型的“山头主义”、宗派主义,是对“内举不避亲”的嘲弄。

对于“朋党”,封建社会的朝廷始终十分警觉,一旦查实,惩罚十分严厉。许多朝代,因皇亲国戚和权贵“开牙建府”形成“山头”后,尾大不掉,是朝廷的心头大患,往往最后都被痛下决心彻底根除。这种用血缘和亲情以及同乡、同学结成的“朋党”,不断在现代政治中复活,因势力强大、盘根错节,其成员都掌握不小的权力和资源,勾连起来形成的巨大能量,会对政治、经济等产生较大影响,乃至影响政局。有些国家的世家望族,有的长期掌控政权,有的长期掌握军队,根深蒂固几十年,根基越扎越深。令计划家族、周永康家族的腐败案,其家族集团的影响力已初见端倪,不能不令人警觉和深思。

这种“联盟”奉行“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的封建遗训,所以关系更加“铁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认为,联盟是自己的“小朝廷”,令计划、周永康是“老大”“掌门人”,对后者言听计从。他们以各种名义“聚会”,既部署任务、交流信息、相互帮衬,又联络感情、密切关系,能够“入会”即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时间一长,因为他们的人遍布政治、经济、金融等领域,你帮过我,我帮过他等关系,共同“效忠”同一“门主”等因素,所以,这样结成的“联盟”就会更加“牢固”,对抗法律政策更加肆无忌惮,手段更加多样,撬动国家利益付出的代价更小。因此,危害更加巨大。

“家族集团”在政治上握有大大小小的“权杖”,在经济上发展为“豪门寡头”,损害国家经济。周永康在石油系统建立的利益集团,从国内到国外,能量惊人。令计划家族在山西政坛、商界称得上是“第一家族”。他们的“集团”,几乎没有蹚不出的路,没有办不成的事。他们操纵一些市场价格,安插自己人到某些岗位,努力使“联盟”的网越织越大、越牢,长此以往,这张“黑网”就会罩住一片天。如果任由这些大大小小的“朋党”联盟发展下去,就如同大大小小的蛀虫和硕鼠织成的网、挖下的洞,不仅败坏党风党纪和社会风气,还会蛀坏国家的“四梁八柱”,甚至可能倾覆政权的大厦。▲(作者是国防大学编研部部长)


为什么又“失联”?

尽管MH370事故发生后,大马和东南亚周边国家相关部门一再表示要“亡羊补牢”、“引以为鉴”,但问题的解决,绝不可能立竿见影。


那些官员的笑

可我们有时也能发现,我们的一些官员在一些本不该欢乐的重大天灾人祸时,也面带没心没肺的欢乐微笑时,就会让很多的网友感到十分反感加愤怒。


“害怕老无所依超过坐牢”

赵作海“害怕老无所依超过坐牢”,这种比较,与其说是表述他在自由与生存之间的选择,还不如说是,在不无夸张地表达他对未来生活的强烈焦虑。作为正常人,“老无所依”确实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


有脸没脸回家过年

最近,很多人在关心那些“没脸回家”的年轻人。这里的“没脸”,也就是指“丢脸”,是说那些在外漂泊的年轻人,落魄寒酸,觉得辜负父母期待,压力山大,没勇气回家。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